最悲伤的统计:拳台上的知名烈士

这是一项存在危险性的运动,毋庸置疑,所以难怪有很多拳击手在拳台上丧生。这是一个在拳击比赛中死亡的知名拳击手名单,包括照片、出生日期、职业战绩和其他信息。

包括埃德·桑德斯、本尼·帕雷特和弗兰基·坎贝尔在内,在拳击场上的死亡的知名拳击手,台下的观众为他们的比赛欢呼。这些著名的牺牲事件影响了很多包括现代和远去的著名人士,从政治家到宗教领袖,再到作家。名单上的每个人都是在拳击比赛中死亡或者因为比赛而死亡的,这是他们在公共记录中的死因,即使这只是他们死亡的一个原因而已。不是经常有人在职业拳击手的打击下死去,但有时即使是最优秀的拳击手也无法避免一次终结生命的打击。许多死于战斗的人都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拳击手。

如果你想成为一名职业拳击手,这张拳击手死亡名单可能会让你三思而后行。但是也请理性看待问题,任何体育运动都有危险,甚至在静如处子的棋局中猝死的棋手也并不罕见,所以,请不要对拳击运动存有偏见,在某些人眼中它是暴力的代名词,但在最科学和最权威的统计下,拳击运动的危险性却是所有体育运动项目中偏低的,而且数不胜数的长寿拳击手验证了这一点。每年全世界发生数以十万计的拳击比赛,一百年多年来发生了数以千万次拳台上的战斗,牺牲是在所难免的,早期的牺牲为拳击运动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虽然也有纯粹的、完全不可预知的意外,但即使发展到今天,所谓安全的、科学的、专业的拳击比赛仍然需要所有参与者更加专注于保护战士的健康和安全。尤其是台上裁判、推广者、医生、教练、经理人以及战士本身,专业和专注是保护这项运动的唯一手段,也是保护每一位战士生命的唯一手段。

海耶斯·爱德华·桑德斯出生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的瓦茨社区,由市政垃圾工人海斯·桑德斯和伊娃·桑德斯所生。

埃德桑德斯是1952年奥运会拳击冠军,他赢得了金牌。1954年12月12日,桑德斯与威利·詹姆斯进行了11回合激烈交锋后去世。他白天早些时候抱怨头痛,战斗时被打晕了。许多医生认为桑德斯在与詹姆斯的战斗发生之前就生病了,战斗中的打击让它雪上加霜。

本尼“孩子”帕雷特是一名古巴重量级拳击手,职业战绩35胜12负3平。1962年3月24日,帕雷特对埃米尔·格里菲斯进行了12回合比赛。帕雷特连续被打了29拳后昏迷,这场战斗结束了。10天后他在医院去世了。这场战斗在电视直播。

在第十二回合比赛中,唐·邓菲(Don Dunphy)为(ABC)打电话说:“这可能是整个比赛中最温顺的一回合了。”几秒钟后,格里菲斯将帕雷特击倒在角落里,并向冠军头上猛击了一拳。

很明显帕雷特被最初的重击打晕了,无法自卫,但裁判鲁比·戈尔茨坦允许格里菲斯继续进攻。最后,在连续29次击打帕雷特的一头部后,戈尔茨坦冲了进来,叫停了比赛。

本尼“孩子”帕雷特,出生于古巴圣克拉拉的伯纳多帕雷特。他在20世纪60年代初曾两次获得世界中量级冠军,他还参加了世界轻中量级拳王争霸赛。帕雷特对埃米尔·格里菲斯的这次冠军卫冕赛在美国各地进行了电视转播,结果引起了一场巨大争议。

1989年,约翰逊以职业拳击手的身份首次亮相,他在业余职业生涯中取得了成功,并参加了130多场比赛。作为一名职业选手,他在前22场比赛(其中一场是抽签)保持不败,很快就建立了自己最高潜力股的声誉。他的下一场战斗是与另一个备受赞誉的年轻人,沙姆巴·米切尔(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职业拳手)。约翰逊在第八回合击倒了对手,这是他第一次获得世界冠军。后来对米格尔-恩格尔-冈茨-莱兹的卫冕战以约翰逊作为职业选手的第一次失败告终,这场战斗在第八回合中被终止。

1997年5月,约翰逊获得了第二次挑战世界冠军的机会,这一次他挑战了奥祖别克·纳扎罗夫的WBA轻量级世界冠军。约翰逊的挑战再次失败,在第七回合比赛中被终止。2003年11月,他在IBF世界冠军的争夺中输给了哈维尔·贾鲁吉。2005年又一次在IBF世界冠军赛上与佐夫对决。约翰逊赢得了这场比赛,这是他职业生涯中最精彩的部分。

2005年9月17日,约翰逊挑战卫冕冠军墨西哥拳击手杰斯·查韦斯。这场比赛在约翰逊接到对手一连串的重拳后,在第11回合早些时候就停止了。尽管他能在自己的动力下离开拳台,但不久之后他在更衣室里倒下了。他被送往医院,接受了紧急手术,以纠正硬膜下血肿(脑肿胀和出血)。手术后,约翰逊被置于药物引起的昏迷中。尽管最初担心即使手术后他也无法生存到第二天天亮,但他存活到了下周,并显示出一些早期的好转迹象,但仍然处于危急状态。然而后来,他的情况停止改善,并于2005年9月22日终止了人们为延长他的寿命所做的努力。他于下午4:23被宣布死亡。约翰逊的职业生涯记录是34胜5负2平。

戴维·穆尔是20世纪下半叶两位同名的冠军之一。第二个戴维摩尔是20世纪80年代的知名拳击手,曾跟罗伯特·杜兰较量过,第一个摩尔死于1963年3月25日。

戴维·穆尔是美国羽量级拳击手,他创下了59胜7负1平的记录。穆尔于1963年3月21日迎战古巴-墨西哥的“糖·拉莫斯”。在第十回合比赛中,拉莫斯在22000名观众面前用左手打晃了穆尔,然后继续猛击他,直到他摔倒,把他的脖子的根部狠狠摔在绳子上,伤到了脑干。

穆尔站起来准备继续战斗,尽管拉莫斯继续进攻,他还是成功地用移动来完成了比赛,但裁判在第11回合前停止了比赛,拉莫斯被宣布为新的世界冠军。穆尔在离开拳台之前就已经进行了一次头脑清醒的检查,但在更衣室里他陷入了昏迷,从此再也没有醒来过。当穆尔为生命而战时,教皇约翰·二十三氏发表声明称拳击运动“野蛮”,“违背自然法则”。穆尔的病情恶化,并于3月25日凌晨2:20在战斗结束后75小时于洛杉矶怀特纪念医院的CST死亡。3月26日,星期二,持续10个小时,超过10000人在俄亥俄州斯普林菲尔德的费尔克里夫公墓参加葬礼。

鲍勃迪伦写了一首关于戴维摩尔死亡的歌,提出了责任问题。它的标题是“谁杀了戴维·摩尔?”皮特·西格和格雷姆·奥尔赖特(法语)也演唱了这首歌。Phil Ochs写了一首名为“Davey Moore”的歌,讲述了Davey Moore的死亡故事,并让拳击推广者、拳击“财迷”以及拳迷感到内疚。

2013年9月21日,穆尔的家乡俄亥俄州斯普林菲尔德举行了一场战斗50周年纪念活动,为纪念穆尔,奉献了一座8英尺高的铜像。位于市中心南部的一个公共绿地,有近300人参加了这个活动。这次活动的标志是唐·拉莫斯的出现,他从墨西哥城赶来表达他的敬意。这是自1963年3月以来他和穆尔的遗孀杰拉尔丁第一次说话。由小约翰·博斯科扮演的穆尔在电影《奥利·M_基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中演绎一个角色,他在2016年的戛纳电影节上获得了“联合国特别贡献奖”。

西蒙·伯恩是爱尔兰拳击手,曾是重量级冠军。1833年6月2日,他在三天前对詹姆斯·伯克进行了99回合比赛后去世。伯克后来因过失杀人罪接受审判,但被判无罪。

西蒙·伯恩,绰号“翡翠宝石”,是一名爱尔兰徒手拳击斗士。作为爱尔兰的重量级拳击冠军,他被奖金的丰厚吸引到了英格兰,他也希望成为那里的重量级拳击冠军。自1741年有记录以来,他成为仅有的六名参与致命战斗的战士之一,无论是幸存者还是死者。伯恩在英国所参加的拳击尽管非法,却受到许多有权势的人的庇护。然而,它的惠顾和受欢迎程度并没有使它摆脱腐败、赌博和不公正。伯恩打了八场有记录的比赛,但他的职业生涯记录主要集中在最后三场。

佩德罗·阿尔卡·扎尔是一名巴拿马超轻量级拳击手,10岁开始拳击,是巴拿马金手套冠军和中美洲运动会金牌得主,职业战绩25胜1负1平,他赢得了WBO Superfly weight世界冠军。2002年6月22日,阿尔卡·扎尔在与费尔南多·蒙蒂尔的冠军争夺战中输了。战斗后他收到了一份健康报告,据报道他感觉很好。两天后,他在旅馆的房间里昏倒,后来死在了医院。他的案件引起了拳击界对安全的极大关注。

阿尔卡扎尔的死震惊了拳击界。2002年6月22日,他在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输给费尔南多·蒙蒂尔失去了他的头衔。在这场较量之后,赛事专门的医生立即宣布阿尔卡扎尔是健康的,没有任何明显的外伤迹象。战斗后的第二天,他甚至去观光,在旅馆房间里准备着启程飞回巴拿马,突然晕倒了。他被送进了医院,并死在那里。

这是拳击史上第一次有人知道拳击手在比赛结束后这么长时间后倒下。拳击管理部门已经讨论了拳击运动员在比赛结束后48小时内的强制医疗测试,比以前更长。在迈克尔沃森案之后,已经有人担心,该案在英国确立了一项原则,即当局对拳击手(以及观众)的健康和安全负有广泛责任。阿尔卡扎尔的死突出了在潜在的危及生命的症状出现之前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观察。

罗伯特·王格拉是一名肯尼亚中量级拳击手,他于1988年获得了奥运会金牌,他仍然是肯尼亚唯一一位在田径项目以外获得奥运金牌的运动员,也是南非以外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唯一一位获得奥运金牌的拳击手。他的职业战绩22胜5负。1994年7月24日,在拉斯维加斯与DavidGonzales的一场战斗中受伤。王格拉被打到如此糟糕的状态,以至于裁判乔·科尔特斯停止了对冈萨雷斯的比赛,尽管王格拉强烈抗议。比赛结束后,王格拉在更衣室里昏迷不醒。36小时后,王伊拉被宣布死亡。王格拉在美国时从基督教改信教,他的遗嘱要求按照他的妻子的意愿埋葬他。王格拉于1992年5月16日迎娶了这位贵族王后,直到去世。这张遗嘱受到了肯尼亚王格拉家族的挑战,但一位法官裁定赞成葬礼。

金德九是一名韩国轻量级拳击手,他有17胜2负1平的记录。1982年11月13日,在裁判停止比赛之前,金对曼奇尼进行了14回合的战斗,战斗结束后,他陷入昏迷,四天后在医院去世。

金德九的死引发了一系列的拳击运动改革,旨在更好地保护拳击手的健康,包括将世界冠军锦标赛的回合数从15个减少到12个。

美国拳击界对金德九轻描淡写,但雷·曼奇尼却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这场比赛将是一场“战争”。金在比赛前几天努力减重,以使体重低于135磅的限制。在这场战斗之前,金被引述说“要么他死,要么我死。”他在比赛前几天在拉斯维加斯酒店的灯罩上写下了“要么活要么死”的信息(一个错误的翻译导致媒体报道“要么杀要么被杀”)。

1982年11月13日,曼奇尼和金在凯撒宫竞技场相遇。在这场比赛中,他们一个回合接一个回合地战斗了很长一段时间,曼奇尼一度考虑退出比赛。金撕开了曼奇尼的左耳,鼓起了他的左眼,曼奇尼的左手赛后肿胀到正常大小的两倍。比赛结束后,曼奇尼的左眼完全封闭了。然而,到了后来几个回合,曼奇尼开始占据统治地位,重拳比金打得多。在第13回合比赛开始时,曼奇尼以39记重拳猛击金,但收效甚微。舒格·雷·伦纳德(作为这场战斗的评论员之一)说,金回来的时候非常坚强。伦纳德后来宣称这场比赛将是一场激烈的角逐,当斗士们走出来准备第14回合比赛时,曼奇尼冲锋向前,用右手拳狠狠地打了金。金飞进绳子里,头撞在帆布上。金站起但不稳,裁判理查德·格林阻止了比赛,曼奇尼在第14回合比赛的19秒tko获胜被宣布为冠军。体育画报的拉尔夫·威利报道了比赛,他后来回忆起金临死前的紧张战斗状态,“这是我见过的最伟大的身体壮举之一。”

战斗结束几分钟后,金正日昏迷不醒,被担架抬出凯撒宫竞技场,送往沙漠泉医院。在医院,他被发现有一个硬膜下血肿包括100立方厘米的血液在他的颅内。医院决定紧急脑部手术以试图挽救他,但金在四天后死亡,11月18日。神经外科医生说,这是一拳造成的。一周后,《体育画报》在封面上刊登了一张这场战斗的照片,标题是“拳台悲剧”。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现场直播了这场战斗,提高了事件的影响。

金从来没有打过15回合。相比之下,曼奇尼在当时更有经验。他打过3次15回合,其中一场也打到14回合。

金的死后曼奇尼经历了一段反思期,因为他把金的死归咎于自己。在朋友们告诉曼奇尼这只是一次意外之后,曼奇尼继续他的事业,尽管仍为金的死所困扰。他的推广人鲍勃阿鲁姆说,曼奇尼在金死后“变得不一样”。两年后,曼奇尼输给李文斯通·布兰布尔失去了他的头衔。

金的母亲从韩国飞到拉斯维加斯在金的生命支持设备关闭之前见了他最后一面。三个月后,她喝了一瓶杀虫剂自杀,比赛的裁判理查德·格林于1983年7月1日自杀。

金正日留下了未婚妻李英梅。在金去世时,李英梅怀上了他们的儿子金志万,金志万出生于1983年7月。金志万成为一名牙医。2011年,金志万与母亲一起和与雷·曼奇尼会面,这是一部关于曼奇尼一生的纪录片《好儿子》的一部分。

WBC,不是那场战斗的制裁组织,在1982年的年度大会上宣布,许多关于战斗前战士医疗护理的规则需要改变。其中最重要的是WBC将冠军争夺战从15回合减少到12回合。WBA和IBF于1987年追随了WBC的规定。当WBO于1988年成立时,它立即开始执行12回合世界锦标赛规则。

在金死后的几年里,新的医疗程序被引入战士们的赛前检查,如心电图、脑部检查和肺部检查。正如一位拳击界领袖所说,“在1982年以前,一名拳击手在战斗前的检查通常只包括血压和心率检查,这种情况以后不会再有了。”

厄尼·沙夫是20世纪30年代一名重量级拳击手,他有58胜14负2平的记录。

沙夫在他黄金时期的体重是200-210磅。20世纪30年代,他在1930年的第一场比赛中轻松击败了两位未来的重量级世界冠军麦克斯·贝尔和1931年的詹姆斯·J·布拉多克。他也在1932年击败了未来的冠军挑战者年轻的斯特林和托尼加伦托。

1932年8月31日,在与贝尔的第二场比赛中,沙夫在最后一回合遭受了严重的殴打和击倒,在最后钟声响起前两秒被击中倒下,这使他免于被正式的淘汰——贝尔赢得了分数。沙夫花了几分钟才苏醒过来。沙夫抱怨此后头痛,一些观察者认为他受到了脑损伤。

六个月后,1933年2月10日,沙夫与巨大的(250磅以上)里莫卡内拉交战,在第13回合中被击倒。他陷入昏迷,被送往医院接受手术。他在情人节死了。尸检显示,沙夫患有脑膜炎,脑肿胀,当他与卡内拉进入拳台时,他仍在从严重的流感病例中恢复。

迈克·科里是一名美国重量级拳击手,他有63胜13负6平的记录。他没有死于任何特殊的战斗,但他的死亡被认为是由拳击性痴呆症造成的,这种疾病是由反复的头部打击造成的。科瑞8岁开始拳击,17岁获得业余拳击执照。迈克试图效仿他的哥哥杰里·科瑞,一位曾经跟阿里较量的著名重量级拳击手。他的姐夫罗伯特·皮尔森告诉《洛杉矶时报》,他总是觉得自己没有得到自己的身份。“1972年,他有一次机会获得冠军,当时他和鲍勃·福斯特·佛对决,但是4个回合就被KO了。

弗兰基·坎贝尔是一名美国重量级拳击手,他有33胜4负2平的记录。他于1930年8月25日在加利福尼亚旧金山与重量级冠军马克斯·贝尔的战斗中去世。当坎贝尔躺在拳击台上不省人事时,医生们狠狠地打了他的下巴,试图使他苏醒。

弗兰基·坎贝尔是一位意大利裔美国拳击手,坎贝尔是前大联盟棒球运动员多夫·卡米利的兄弟。

2006年3月18日,他在与莱恩·马拉多的比赛中受伤身亡。佩恩从一年半的休息中回来,在他们的第二次比赛上击败了马拉多,这是一个8回合的分裂性决定,佩恩在比赛后被医生用担架送往医院。官方公布的死亡原因是头部外伤导致颅内出血。随后有报道称,他在与马拉多战斗的前几个回合曾向他身边的人抱怨头痛;然而,佩恩没有向委员会的医生提出任何问题,所以这场战斗如期进行。

亚历山大·麦凯是苏格兰的徒手格斗者。1830年6月2日,他对西蒙·伯恩进行了47回合比赛。他在那场战斗后不到两天死于脑出血。

亚历山大·麦凯是苏格兰重量级拳击手。他只参加了五场比赛,分别是:1827年5月3日18回合赢了彼得·科兰,1828年10月16日25回合赢了保罗·斯宾塞,1828年2月17日34回合赢了保罗·斯宾塞,1829年6月2日47轮53分钟后输给西蒙·伯恩。凯伊在第二次与伯恩作战30小时后死于脑溢血。他的死讯在他的家乡苏格兰引起了暴动,其中几人丧生。他被埋在白金汉郡汉斯洛普村的教堂墓地里。

默里出生在苏格兰的拉纳克。1994年11月,他赢得了BBBOFC苏格兰地区职业拳击冠军,并一度为其卫冕。

1995年10月13日,默里是不知情情况下的脑出血受害者;在战斗中,他被击倒在拳台上,癫痫发作。这场比赛是在格拉斯哥的招待所举行的BBBOFC英国拳击冠军争夺战中对阵德鲁·多赫蒂。两天后,他因脑损伤去世,享年25岁。

在此之前,布拉德利·斯通在1994年4月在伦敦约克大厅为BBBOFC英国超级冠军而战失败后死于脑出血。推广默里最后一场战斗的弗兰克·沃伦建立了默里石基金会,以这两名拳击手的名字命名,为每一名英国拳击手的核磁共振扫描提供资金。

约翰尼·欧文是一名英国职业拳击手,他创下了25胜2负1平的记录。1980年9月19日,欧文在与卡洛斯·扎拉特的战斗中被击昏。他被送往医院,昏迷了。他于1980年11月4日被宣布死亡。

翰尼·欧文他脆弱的外表为他赢得了许多绰号,包括“仿生矮脚鸡”和“梅瑟蒂火柴棍”。在他短暂的职业生涯中,他参加了大不列颠和欧洲的矮脚重量锦标赛,并成为第一个获得英联邦锦标赛冠军的威尔士人。1980年9月19日,他向冠军卢佩·平托挑战,获得了世界最轻量级冠军的称号,在第12回合比赛中被击倒。欧文一直没有恢复知觉,陷入昏迷,七周后去世。一座纪念他一生和事业的雕像揭幕了。

利托·西斯诺里奥是一名菲律宾拳击手。2007年3月31日,他在与沙撒库尔的一场战斗中因脑部受伤而死亡。

安吉利托·西斯诺里奥(Angelito“Lito”Sisnorio Jr.)是菲律宾世界拳击委员会(World Boxing Council)青少年轻量级拳击冠军,2007年4月在泰国一场有争议的拳击比赛中去世。对这场比赛的争议源于西斯诺里奥的比赛没有得到菲律宾拳击委员会的正式批准。据报道,他在2007年3月31日的比赛中脑部受伤,被泰国拳击手沙祖尔击倒而输。2007年4月1日晚上9:15,在泰国的皮亚明医院,他因脑部手术失败而被宣布死亡。他的死促使菲律宾拳击委员会禁止当时所有菲律宾拳击手在泰国的战斗。

亨利·皮特是一名法国轻量级拳击手,他有29胜23负8平的记录。皮特27岁,于1915年5月4日死于拳击场。

皮特作为一名轻量级拳击手在为欧洲轻量级冠军挑战弗雷德·威尔士时崭露头角。这场战斗发生在1909年8月23日的火山灰。皮耶特一直坚持到第十二回合,这时他的膝盖已经受伤,他退出了战斗。之后,威尔士说皮耶特是“我遇到的最优秀的男孩,如果他去美国的话,他会把许多幻想中的拳击手整成一团。”

崔在1993年成为职业选手,并在1999年赢得了直系和WBC轻蝇量级世界冠军,他成功卫冕了三次冠军,然后在2002年第六回合以TKO方式输给了豪尔赫阿尔塞。2003年,他输给了WBA轻量级临时冠军贝比斯门多萨。

2007年12月25日,他成功卫冕了WBO洲际蝇量级冠军,一致判定战胜赫里·阿莫尔。在第12回合,崔在还剩5秒的时候被击倒,但他击败了阿莫尔,继续赢得了比赛。比赛结束后,他在拳台上昏倒,然后立即被送往松竹洋大学医院接受紧急脑部手术。崔在2008年1月2日被宣布脑死亡,2008年1月3日离开呼吸机后死亡。

经家人同意,他的器官捐献给了6名病人。这一行动致使韩国政府授予崔一枚奖章。

查理·莫尔是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一名中量级拳击手。1960年4月17日,他在NCAA锦标赛后死于脑出血。查理·莫尔死后22天,威斯康星-麦迪逊大学取消了威斯康星-麦迪逊大学的拳击运动。NCAA很快跟随威斯康星州的领导,在1960年末正式结束了对全国大学拳击锦标赛的支持,并非正式地终止了这项运动。这次事件为认为是终结美国大学拳击运动的主要诱因。

绰号消防员的Martin Sanchez是一名墨西哥超级羽量级拳击手。他死于内华达州克拉克县奥尔良酒店和赌场的拳击比赛中受伤。Sanchez在第9回合被努加耶夫淘汰出局后的一天去世。Sanchez在接受了场边医生的检查后,在自己的努力下离开了拳台。他也在更衣室接受了第二位医生的检查。后来,在一名委员会检查员注意到Sanchez行走不正常后,他再次接受检查,并被送往当地医院,在那里他接受了硬膜下血肿的紧急手术。他被放在呼吸机上,但第二天早上就不幸去世了。

本杰姆弗洛雷斯是墨西哥职业拳击手,来自密歇根州的Morelia,职业战绩19胜4负。2009年4月30日,他在输给al-Seeger的比赛中因脑损伤去世。2009年5月5日,他在5天前与阿尔·西格的一场战斗中遭受严重的脑外伤,不幸去世。

布拉德·罗内是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的一名职业拳击手。罗尼不是一个有成就的拳击手:他死前连续输了26场职业拳击赛。罗尼在与比利·祖布伦(BillyZumbrun)战斗后去世,比利·祖布伦是一名颇具实力的拳击手,之前曾击败过罗尼,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在第一次战斗后与罗尼成为朋友。罗尼被禁止在内华达州比赛三年。虽然他住在拉斯维加斯,但被认为是拳击界最严肃和受人尊敬的人物之一的局长马克拉特纳(Marc Ratner)认为,罗内每次拳击都有受伤的危险,因此他在2000年拒绝给这位俄亥俄州人颁发执照。然后,罗尼走上境外征战的道路,一直到德国和丹麦。

雷蒙德“拉文”罗奇,是一名来自德克萨斯州普莱恩维尤小镇的拳击手,1947年他是《拳台》杂志年度新秀。拉文有28胜5负的记录,并被认为是一个未来的潜力竞争者,直到他的不合时宜的死亡。拉文在一场拳击比赛中头部受伤致死,第二天死于硬膜下出血。他是1950年排名第一的拳击运动员。

格雷格·佩奇是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一名拳击手。1984年12月至1985年4月,他是WBA的重量级世界冠军,在他的第一次卫冕中失去了冠军。他的职业记录是58-17-1,48次击倒对手,击败了格瑞·科茨、吉米·杨、詹姆斯·斯奎克·蒂利斯、雷纳尔多·斯奈普斯、阿尔弗雷多·伊万格利斯塔、斯科特·莱杜、詹姆斯·布罗德、詹姆斯·博内克鲁什·史密斯和蒂姆·威瑟斯彭等很多好手。年轻时曾给阿里做过实战陪练,并且后来作为迈克·泰森的一个经常实战的搭档,以在一次实战中击倒了这位冠军而闻名。

2001年3月9日,佩奇在肯塔基州埃尔兰格市的皮尔宫殿以1500美元的价格与戴尔·克劳交锋。佩奇在第十回合比赛前似乎一直和克劳战斗在一起。克劳说:“计时员在比赛结束时用手拍了拍垫子,表示还剩10秒,那是我最后一次慌乱追赶格雷格的时候。”克劳用他的左手拍了一下佩奇的下巴,然后把他推了回来。佩奇摔倒在绳子上,滑倒了,被裁判读了秒。

接下来是混乱。没有救护车,没有救护队,也没有氧气装置,所有这些都是法律规定的。拳台医生曼努埃尔·梅迪娅在肯塔基州没有执照,在俄亥俄州被停职。

赛前,佩奇的教练詹姆斯·杜林向国务院的几位委员抱怨情况,包括缺氧。然后,他把自己的抱怨写在一张纸上,然后把它封在信封里。杜林把它交给了委员会主席杰克·克恩斯,然后他又把它还给了杜林。”把它寄给我,”克恩斯说。

佩奇被带到圣卢克医院的急诊室,在那里,CT扫描显示他的头内出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肿块。随后,他被送往辛辛那提的大学医院。在脑部手术后,他中风,身体左侧瘫痪。佩奇昏迷了将近一周。

在他的余生中,佩奇因受伤而经历了许多并发症。他因肺炎、急性呼吸衰竭、败血症、体温过低和癫痫发作等疾病多次住院。

佩奇对肯塔基州提起诉讼,2007年以120万美元庭外和解。作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国家去年颁布的拳击安全条例被命名为“格雷格·佩奇安全倡议”。

2009年4月27日凌晨,佩奇在路易斯维尔的家中去世。他的死与窒息一致,导致呼吸困难。”杰斐逊县的副验尸官吉姆·韦斯利说:“他家里有一张病床,他滑了出来,这是他以前经历过的。”他的头卡在栏杆和床之间。

大约100位朋友、家人和仰慕者聚集在我们的卡默尔山夫人的葬礼上,葬礼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在泪水、福音音乐和激动人心的演讲中,州参议员杰拉尔德·尼尔(GeraldNeal)和路易斯维尔市长杰里·艾布拉姆森(JerryAbramson)发出了信息,后者称赞佩奇的“英勇战斗”,并说佩奇的遗产将继续存在。

1936年6月29日,马力诺在纽约举行的第14回合比赛中击败了巴尔塔萨尔·桑奇利,成为世界拳击冠军。他是一名美国拳击手。马力诺拥有著名的教练雷·阿塞尔、教练里德·布朗和比尔·纽曼。1937年2月3日,纽约州体育委员会以马力诺的死为例,制定了三项击倒规则,该规则现在在拳击运动中普遍存在。

1937年1月30日,马力诺在纽约布鲁克林的里奇伍德格罗夫竞技场与巴拿马拳击手卡洛斯“印第安”昆塔纳进行了一场战斗。他被狠狠地打了一顿,摔倒了五次。比赛按计划进行了八个回合。当裁判举起昆塔纳的手来表示他的胜利时,马力诺倒在了场地中央。他接受了拳台医生尤金·肯尼的检查,他被诊断为脑震荡。他被带到更衣室。此后不久,他被送往布鲁克林的威科夫高地医院。他再也没有恢复知觉,于2月1日,也就是战斗两天后去世了。家人为了纪念他,他在纽约举行了一场义演,部分原因是推广人约翰·阿特尔的努力。这场义演总共净赚了1212.74美元。

他死后两天,纽约州体育委员会召开会议制定了一项新规则。以马力诺的死为例,他们认为任何一名拳击手在一回合比赛中被击倒三次,都将被视为“淘汰”,战斗也将停止。这条规则在创建之初并不适用于冠军赛,多年来,三次击倒规则已经扩展到纽约之外,在许多州和其他国家使用。

费利克斯·布瓦利亚是赞比亚的一名拳击手,他在1992年西班牙巴塞罗那夏季奥运会上为祖国参赛。在那里,坦桑尼亚的拉希德·马图姆拉(Rashid Matumla)在轻量级赛区的第一轮比赛中淘汰了他。1997年12月23日,他在与保罗伯克战斗9天后去世。

弗朗西斯科·罗德里格斯是一名墨西哥超羽量级拳击手,他有14胜3负的记录。2009年11月22日,他在两天前与泰恩·肯尼迪的一场战斗中失去知觉,两天后去世。

马科·安东尼奥·纳扎雷斯是一名墨西哥轻量级拳击手,他有4胜4负的记录。2009年7月18日,他输给了奥马尔·查韦斯。拿撒勒在拳台上倒下,被送往医院,但四天后去世。

阿非利扎尔科托是一名印度尼西亚羽量级和少年轻量级拳击手,他成为自1948年以来死亡的第28名印度尼西亚拳击手。在Afrizal之前,印度尼西亚最后一次拳击死亡是在2007年。2002年,世界拳击协会禁止印度尼西亚拳击手在WBC批准的国内外拳击比赛中比赛,以此警告其发生的一系列的死亡事件,要求该国形成规范的管理机制来监管拳击运动。该禁令于2002年7月解除,印度尼西亚开始实施拳击安全规则,并成立了一个委员会来监督比赛。

Ki-Suk Bae是一名韩国拳击手,战绩7胜7负1平,在2010年7月17日的一场争夺空缺的韩国Super Flyweight 头衔时在第8回合被TKO,拳击比赛后去世。

兰迪·卡弗是一名来自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的美国超中量级拳击手,1993年金手套轻中量级冠军,战绩23胜1负1平。在1999年9月与卡巴里·塞勒姆的争夺NABF超中量级头衔的比赛中,卡弗在一场充满犯规的比赛中,在前几回合中屡次被用头撞。卡弗在第10回合中被击倒,四次试图站起来,但都没有成功。然后他失去知觉,被送往医院。卡弗两天后死于战斗中头部受到的钝伤。

丹尼斯在1976年奥运会上是代表圭亚那的一个轻量级选手。但他没有参加比赛,因为他的国家新西兰的加入。

丹尼1976年成为职业选手,在蒙特利尔的比赛中出局,他在前11场职业比赛中保持不败,其中包括1977年打赢加拿大轻量级冠军让·拉波因特。第二年丹尼因分歧决定输给了盖坦·哈特。在1980年6月20日的复赛中,丹尼在第10回合中输给了特科。

丹尼在蒙特利尔与哈特的复赛中受伤身亡,那是在比赛后的16天。事件发生后,丹尼的遗孀向哈特、蒙特利尔体育委员会和奥林匹克设施委员会等提起诉讼。

吉米·多伊尔,是一名美国重量级拳击手。战绩42胜7负3平。他的牺牲以出自拳圣罗宾逊之手而闻名。

1947年,多伊尔向苏格拉雷·罗宾逊挑战世界重量级冠军头衔。罗宾逊在每一回合比赛中都占有优势,除了第六回合,他被两次绊倒受伤。罗宾逊的一个左勾拳结束了这场比赛。”那一拳把吉米打得僵硬……脚后跟粘在帆布上,好像有铰链似的,道尔的身体倒了下去。它砰的一声撞在地板上,就像一团坚硬的物体坠落。他的头撞在加垫帆布上,裁判开始读秒。多伊尔抬起头,靠在胳膊肘上……裁判员数到十。多伊尔被淘汰了。

多伊尔在比赛后立即被送往圣文森特慈善医院,但没能恢复知觉,几小时后就去世了。

吉米·多伊尔在克利夫兰战斗,因为在加利福尼亚州经历了几次严重被KO的淘汰赛后,该州拳击委员会不会批准他再次战斗。他死后,克利夫兰对罗宾逊发起了刑事指控,甚至包括过失杀人,但实际上都不成立。罗宾逊在得知多伊尔生前在努力争取“给他母亲买房子”后,罗宾逊把他接下来四次比赛的收入给了多伊尔的母亲,这样她就可以买下那栋房子。

更具有传奇意味的是,罗宾逊在比赛前一天晚上做了一场噩梦,梦到在比赛中杀死了对手,第二天他试图退出比赛。然而,罗宾逊在听取了一位牧师和一位法官的建议后,被说服继续这场较量。

吉米·加西亚是一名哥伦比亚拳击手,职业战绩35胜5负,他在1995年挑战WBC超羽量级冠军加布里埃尔·鲁拉斯时第11回合被TKO,13天后死于脑损伤。在之前一年挑战WBA世界冠军时在分数上失利了。

迈克尔·诺格罗夫是一名赞比亚出生的职业拳击手,来自伦敦伍德福德格林。绰号“赞比西杀手”,在他去世的时候,诺格罗夫有着5胜0负的职业记录。诺格罗夫是北京奥运会金牌拳击手詹姆斯·德格尔(JamesDegale)的拳击搭档。他的死亡发生在2013年3月伦敦一场拳击比赛中脑出血的几天后,标志着英国21世纪第一场拳击赛后死亡。诺格罗夫的死重新开启了关于拳击运动安全性的辩论。

自2012年夏季奥运会以来,公众对拳击运动的兴趣不断高涨,当时英国赢得了五枚拳击奖牌,英国政府的资助机构,英国体育增加了对拳击运动的资助,但诺格罗夫的死再次引发了对拳击运动安全性的争论。支持脑损伤患者的慈善机构Headway的首席执行官Peter McCabe呼吁禁止这种行为。”每一个拳击手进入拳击场,都有很大的风险,他们可能会失去生命或遭受毁灭性的、改变生命的脑损伤,直到这项运动被禁止,更多的年轻人将悲惨地失去生命。“然而,英国拳击控制委员会秘书长罗伯特·史密斯捍卫了这项运动的安全程序。”我们是世界上最严格的权威机构之一。这是急性损伤,随时都可能发生。他做了药物治疗,做了脑部扫描。做好了一切准备,否则他就不会参加比赛了。”

莫妮卡·哈里斯本人是一名拳击手,也是诺格罗夫的一位密友,出于对自身安全的考虑,她宣布退出这项运动。”我只是觉得在这之后继续下去是不对的。这[安全]不是我以前真正担心的事情。这不是问题。这使它成为现实,当我们进入围绳的时候我们会做什么。我在4月12日(星期五)进行了一场比赛,从今年年初开始我就一直在备战这场比赛,我将把这作为我的最后一场比赛。”在诺格罗夫最后一场比赛中训练了对手汤姆·鲍恩(Tom Bowen)的埃罗尔·约翰逊(Errol Johnson)说,这名拳击手已经被这一事件摧毁,他正在考虑是否继续参加这项运动。

在为《独立报》撰稿时,体育记者史蒂夫·邦斯表示对死亡不理解,但他认为这是一场悲剧。”近30年来,我从未像诺格罗夫那样被拳击运动员的死或伤所迷惑过,诺格罗夫没有做错任何事,这项运动没有做错任何事,也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止这一死亡。这场悲剧里被没有隐藏的故事。”

查尔斯·佩吉尔汗(1906年9月18日至1926年12月14日)是一名参加过1924年夏季奥运会的法国拳击手。

1924年,在输给即将到来的铜牌得主阿尔弗雷多·波齐奥后,他在这场重量级比赛中第一回合被淘汰。

艾尔韦斯特(1929年5月13日至1950年12月21日),别名桑尼男孩,是一名来自马里兰的轻型职业拳击手。他是华盛顿特区的本地人。

韦斯特在1946年11月29日的职业生涯中首次登场,他两回合淘汰战胜了小乔治。他在1947年8月11日输给哈里·拉桑之前赢得了前9场职业赛的胜利,这是他14天后被复仇的一场失利。韦斯特的最终纪录是46胜(14次被淘汰出局),8负,55场比赛1平。在他短暂的职业生涯中,韦斯特与诸如斯通沃尔·杰克逊、吉米·卡特、红顶戴维斯、萨米·安戈特、艾克·威廉姆斯、查理·萨拉斯和马里奥·帕切科等重要人物交锋。

桑尼男孩韦斯特的事业和生活以对战珀西·巴塞特而告终,这导致了脑部出血。据道,“韦斯特抱怨在第6和第7回合之间出现了双影。巴塞特伤了他的头部,他被一只右手击倒了。他摔倒时,头重重地摔了下来。韦斯特在12月21日的这场比赛中受伤身亡。官方死因是“脑震荡引起的脑内出血”。

虽然麦克莱伦并没有牺牲,但是他作为拳击世界发生的最让人惋惜的伤害事故之一,必须加以提及:

杰拉尔德·艾伦·麦克莱伦(生于1967年10月23日),美国职业拳击手,1988年至1995年参加比赛。他曾两次获得中量级世界冠军,1991年至1992年获得世界杯冠军,1993年至1995年获得世界杯冠军。麦克莱伦在1995年的最后一场拳击比赛中遭受了严重的脑损伤,失去了WBC超级中量级冠军奈杰尔本恩,因此被迫退出拳击比赛。

《拳台》杂志以其强大而闻名的打击力,将麦克莱伦评为“100位最伟大的拳击手”名单中的第27位。

1995年2月25日,麦克莱伦在伦敦挑战WBC超级中量级冠军奈杰尔本恩。据估计,这场比赛有1700万人在电视上观看,10300名付费观众观看。

在这场激烈的较量中,麦克莱伦在第一回合把本恩击出了拳击场,在第八回合又一次击倒了他,但每次本恩都能回到比赛中,并不断地向挑战者猛击。裁判阿尔弗雷德·阿扎罗也因裁判失误受到了严厉的指责和批评,包括在麦克莱伦试图击败冠军时阻碍了这位挑战者的进一步行动。麦克莱伦在第十回合比赛的早些时候明显地反复眨着眼睛,在这之前被怀疑本恩的一次冲撞时用头部撞断了麦克莱伦的视觉神经,他接着受到本恩的一记重击后,主动跪下,跪下一个膝盖。麦克莱伦接受了强制性的读秒,比赛重新开始,但他没有再挥一拳,过了一会儿,他再次跪下,允许教练阿尔扎罗上场。把他拉出来。战斗结束后,麦克莱伦立即站起来,在自己的能力下走到了自己的角落。他坐在角落里,靠在围绳上,在医生的照料下,他瘫倒在地,失去了知觉。麦克莱伦被捆在担架上,立即送往医院。

麦克莱伦接受了紧急手术,从他的大脑中清除了一个血块。他昏迷了十一天,被发现患有广泛的脑损伤。他失去了视力,没有辅助的行走能力,据报道他有80%的失聪。《体育画报》在比赛一周后发表了一篇关于这场比赛及其结果的文章。麦克莱伦的家人飞到他身边,后来他被送回了祖国。他最近在一根拐杖的帮助下恢复了一些行走能力,但还没有恢复视力。除了失明,他的短期记忆也受到了深刻影响。他的三个妹妹,特别是丽莎·麦克莱伦,负责照顾他。在英国独立电视台(ITV)2011年播出的一部纪录片中,丽莎说杰拉尔德事实上不是聋子,但他在与人交谈时难以理解。

麦克莱伦曾多次参加宴会和颁奖典礼,著名世界冠军罗伊·琼斯在1993到94年间经常指出自己是中量级的唯一世界冠军(事实上,麦克莱伦以业余选手的身份击败过琼斯),为麦克莱伦设立了一个基金会。

奈杰尔·本恩本人也为麦克莱伦的治疗筹集了资金,这两人将于2007年2月24日在伦敦举行的一次募捐会上首次见面。活动中拍卖了几件物品,共筹集了20万英镑。本恩也为比赛中自己过于冒失的冲击而懊悔不已,甚至一直没有从这次事件的悲伤中走出来。

2012年5月,世界拳击理事会公开呼吁捐助一个以麦克莱伦名义设立的信托基金,以帮助他的姐妹们维持24小时的护理。2012年7月,麦克莱伦病情恶化,接受了手术切除结肠。前世界轻中量级冠军特里·诺里斯,其最后的战斗基金会,呼吁为了保护拳击手,他指出,“麦克莱伦的器官由于脑部受伤而开始关闭。”帮助贫困的前战士的非盈利组织“拳台十号”(Ring 10)每月向麦克莱伦提供食品信贷,并筹集资金帮助支付其他必需品。

我相信这篇推文不会被广泛转载,甚至可能会受到诟病,因为无论是专业人士抑或拳馆从业人员都不会觉得这是在宣传、推广拳击运动。然而我的看法是:回避问题只会让问题越来越多、越来越危险,反过来伤害事物本身。掩盖甚至擦掉一些污垢不但不能扩大真正的关注,反而可能造成更多的误解和偏见。所以,我向来选择把事物摊开来展示,把问题剖开来分析,一旦凡事水落石出,留下来的往往都是最好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