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科技巨头将面临美政策密集的“反垄断”监管

中国日报网12月13日电 据英国媒体《经济学人》报道,美国总统拜登执政后,有多位秉持对美国大型科技企业持强硬态度的官员执掌相关监管机构,预计会与国会的一些持类似观点的议员一起,对美国大型科技企业的垄断局面开展一系列行动。

报道称,拜登任命了多位对美国大型科技企业“不友好”的官员在与科技行业监管的机构里任负责人。莉娜·可汗(Lina Khan)曾在开放市场研究所工作了七年,现在担任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主席,该机构主要负责保护消费者隐私和执行反垄断法。林恩的顾问委员会前成员吴修铭(Tim Wu)在竞争和技术政策方面为白宫出谋划策。共享办公的We Work距离白宫几步之遥,林恩一群人就在这里工作,他说:“虽然我们只是一个小小的智囊团,但我们在政府里有不少自己人。”

还有更多反科技巨头的人手握实权。乔纳森•坎特(Jonathan Kanter)已确定担任司法部反垄断行动的负责人,他作为坚定的反谷歌人士,或许会针对科技企业采取法律行动。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局长罗希特·乔普拉(Rohit Chopra)则要求科技巨头上交支付系统记录。

拜登究竟是怎么决定对科技巨头出手的?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曾力促打破科技垄断,但拜登却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在科技行业。拜登一上任,沃伦就针对技术领域制定了最新的计划,并为莉娜·可汗、吴修铭和巴拉特·拉马穆尔蒂(Bharat Ramamurti)谋求关键职位,其中,拉马穆尔蒂曾在沃伦的竞选中负责经济政策,如今在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任职。沃伦说:“拜登的科技政策也是拉马穆尔蒂的建议,他还帮助那些对科技有着高水平认识,且安排对目前许多政策深表怀疑的人成为掌权者。”

许多人认为,拜登曾任副总统的奥巴马政府过于沉迷于科技公司,没有审查并购交易——Facebook收购Instagram就是一个例子。这是拜登重新开始的机会。美国商户点评应用Yelp的公共政策负责人路德·劳(Luther Lowe)称,华盛顿的氛围也发生了“180°”转弯,该公司一直对谷歌欺凌规模小的竞争对手一事颇有微词。他说:“如果你心怀不满,希望政府能够采取法律措施,那么这真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国会两党人员现在都不愿与大型科技公司开会,尤其是公认风险极高的Meta公司(即Facebook)。

今年7月,拜登亮出了他反垄断行动的“獠牙”,发布了一份由吴修铭撰写的行政指令,措辞强硬地表达了对企业集中的不满。研究机构Cowen Washington Research的科技政策分析师保罗·加兰特称,从来没有一位美国总统针对竞争发布过如此详细的指令。大型科技企业不是唯一的焦点,而是突出的焦点。Alphabet(谷歌的母公司)、亚马逊、苹果和Meta都是美国市值最高的上市企业。

拜登的“反垄断大军”正在集结,焦点也将转向与科技巨头的博弈中政府赢面更大的领域。打破垄断和反垄断行动可能会成为民众关心的焦点新闻,但考虑到法院的亲商倾向,打破垄断将是一场持久战,结果难以预料。针对科技企业的新法律可能会更快生效。如果这些政策失败了,政府可能会不久前通过获得授权的政府机构改写商业规则。

国会采取行动是第一步。科技企业过分庞大了,这是华盛顿的共和党人和人除了中国问题上,唯一能达成共识的问题。本届国会针对科技领域至少提出了14项法案,其中不乏一些两党共同提案。其中一项提案由参议员艾米·克罗布彻和共和党参议员汤姆·柯顿共同发起,对市值在6000亿美元以上的科技企业,提出反对这些大型公司收购规模更小的企业。克罗布彻说:“我们不是要毁掉这些公司,如果这些公司愿意相信我们,我们将制定一些合理的政策,但他们却不愿相信。”

拜登还没有急于通过科技立法,是想在参议院通过他的“重返更好的世界”社会保障支出法案之后这么做。(其中包括为联邦贸易委员会提供5亿美元资金,成立调查侵犯隐私行为的新机构。)沃伦认为,会“重点关注”美国政府会否加大介入力度的问题。

民主共和两党议员达成一致的法案中,最典型的一项是进一步限制在线搜集儿童数据。不过,拜登的规划恐怕不止于此。拜登可能会要求禁止大科技巨企业对其服务提供便利条件。拜登在竞选期间曾支持废除为提供不良内容的平台提供法律豁免权的“230条款”。他也可能会推动设立国家隐私法案,让消费者更好地掌控自己的隐私数据。

美国国会的行动并非万无一失:党派政治仍然会是阻碍。科罗拉多州共和党议员肯•巴克称,共和党人内部对干预市场的力度的意见不一。对拜登吹毛求疵的人可能会反对他们本来支持的立法,目的只是为了打压拜登。巴克说道:“我和拜登在任何事情上都无法达成一致。”巴克曾与其他议员共同发起过六项两党科技法案,拜登表面上同意了这些法案。人也可能成为立法障碍。科技企业的高管都是人背后的“大金主”。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些人反对多项科技法案。

即使美国国会没有迅速采取行动,拜登对科技行业问题的监管进程也不会暂停。根据有107年历史的《联邦贸易委员会法案》(FTC Act),莉娜·可汗在制定新规处理“不公平和欺骗行为”时拥有很大的自由裁定空间。拜登针对反垄断的行政命令促使联邦贸易委员会就“监视和数据积累”“禁止互联网市场上的不公平竞争”以及“禁止使用独立维修店修理手机和其他设备的反竞争限制”等问题制定规则。

比如,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可能会裁定一些行为违法(如一些平台会为自己的服务提供更多便利)。该委员会还可能采取措施尽可能减少应用之间的数据收集和共享,这将会限制科技企业通过网络追踪用户以及整合消费者信息来源的能力,如Meta就曾通过Facebook, Instagram 和WhatsApp等社交软件来获取用户信息。

加兰特说道:“比起传统的反垄断诉讼,制定新规会给科技企业带来的更大风险,这成为了各方关注的焦点。”科技企业肯定会作出应对,会对联邦贸易委员会提出控诉,质疑其是否有权制定如此大规模的新规,以及具体措施是否合法。

反垄断行动是拜登竞选的最后一步,包括阻止拟议中的兼并行为,以及打击企业的垄断行为。负责为拜登制定竞争政策的智囊认为,在过去的40年里,反垄断法的实行范围人为地缩小了。他们认为,保守派法官罗伯特•博克(Robert Bork)在20世纪70年代末推广的消费者福利并没有考虑到过度集中带来的其他危害。

反垄断诉讼案件有两个缺点:耗时且难以预测。拜登政府接手了特朗普政府的诉讼案件: 一件是美国司法部对谷歌诉讼,另一件是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Facebook的诉讼。这些案件的诉讼时间甚至会超过一位总统的任期。谷歌案定在2023年进行审理,判决和上诉又将至少有一年时间。许多人觉得,可汗和坎特可能会对另一家科技巨头提起诉讼:亚马逊或是苹果。

莉娜·可汗计划中的一个最大考验就是联美国邦贸易委员会是否会批准亚马逊以85亿美元收购米高梅的提案。米高梅是拥有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电影版权的好莱坞制片公司。一些可汗的支持者希望她能够阻止这次收购,但美国的媒体市场具有多样性,这样做在法庭上可能会败诉。从拜登上任至今,最备受瞩目的一次并购取缔是一桩旧媒体交易:司法部对企鹅兰登书屋和西蒙与舒斯特两家图书集团提出诉讼,要求两家终止合并,理由是会损害作者利益。

沃伦称,无论拜登会否拆分一家科技巨头,反垄断的威胁“在改变着世界”。她还表示,拜登的影响“一定程度体现在未宣布的交易上,也体现在科技巨头对自身行为的修正上”。 最近,苹果宣布设备维修将更加便利,似乎是对拜登针对反垄断行政命令的直接回应。

硅谷的人却比几年前更加乐观,认为没有巨头公司收购兼并情况下,创业企业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一些人认为,如果没有拜登政府重振反垄断政策,社交媒体等竞争加剧的行业将会进一步整合。正如吴修铭在著作《大企业的诅咒》(“The Curse of Bigness”)中所写的,企业如果知道自己可能会被审查或者起诉,就会安分守己。他还在书中主张恢复反垄断大案的传统。

美国一些州新制定的法律和诉讼仍然针对大型科技企业。林恩对这种群体性反击乐在其中。他说:“虽然我们每一个人的力量可能微不足道,但只要我们人数够多,我们就可以把他们拖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