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女性至暗时刻:3600万育龄妇女失去堕胎机会

自此,美国的堕胎合法性问题便由各州自主应对。裁决之后,美国一些州的诊所已经开始关闭。

历来崇尚自由和人权的美国,却无法让本国的女性享受生殖自主权。美国总统拜登表示:“最高法院事实上是将美国带回了150年之前”。

在最高法院推翻其50年前的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判决后,预计将会有一半的州引入新的限制或禁令。有13个州制定了所谓的触发法,将在30天内禁止堕胎。乔·拜登总统将这一裁决描述为“一个悲惨的错误”。

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在抗议者猛烈撞击州议会大厦的门窗后,警方发射了催泪瓦斯。在洛杉矶,抗议者占领了高速公路,并短暂封锁了高速公路上的交通。

在阿肯色州小石城的一家堕胎诊所,由于一个所谓的触发法允许即时禁令,在最高法院的裁决一发布到网上之后,通往患者区的大门就关闭了。工作人员打电话告诉需要堕胎女性,她们的手术被取消了。

“无论我们多么努力地为坏消息做准备,当它最终来袭时,我们都会受到重创。我们不得不打电话给这些病人,并告诉他们罗诉韦德案被推翻了,这太令人心碎了。”护士阿什利·亨特告诉我们。

诊所的护送人员在阿肯色州的酷热天气中,陪伴患者穿过人群中的抗议者,然后大家都拥抱在了一起。“我认为这个国家仍然会关心人民,仍然会关心女性。”领队凯伦小姐说。

(最高法院作出裁决后,在小石城的工作人员打电话告诉女性,她们的手术被取消。在诊所外面,反堕胎抗议者在一起庆祝)

一名抗议者对仍在诊所停车,但尚未听说该裁决的人大喊:“听我说!我的建议是你应该转身离开这个罪恶之地,这个不公之地,这个邪恶之地。”

在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即另一个涉及触发法案的州,该州仅有的三个堕胎点之一的妇女保健中心于周五关闭,中心的工作人员已经回家。

在诊所外,护送志愿者琳达·科赫尔告诉媒体,富有的女性仍然可以在其他州进行堕胎,但“贫穷的女性最终会因施行非法手术而走上阴暗后巷”。

根据提供堕胎服务的医疗保健组织Planned Parenthood的研究,总体而言,最高法院的裁决意味着其所在州将会有3600万育龄妇女失去堕胎机会。

目前已知的一些州的情况是肯塔基州、路易斯安那州、阿肯色州、南达科他州、密苏里州、俄克拉荷马州和阿拉巴马州已经实施了触发法案。密西西比州和北达科他州的禁令将在其司法部长批准后生效。怀俄明州的禁令将于6月29日生效。犹他州的禁令必须得到立法委员会的认证。爱达荷州、田纳西州和德克萨斯州的禁令将在30天内实施。

华盛顿法院外的反堕胎活动人士为这一裁决感到欣喜若狂。而在周五,在美国100多个城市里,都会举行反对该裁决的抗议活动,预计周末还会有更多。

尽管堕胎在美国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但皮尤研究中心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61%的成年人表示,堕胎在所有时候或大部分时间内都应该是合法的。而 37%的成年人表示,在所有时候或大部分时间段都应该是非法的。

在得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市,反堕胎人士泰尔·哈丁表示,她正在制定一项安全计划,以防抗议活动针对她在该市郊区经营的危机怀孕中心。

她在观看拜登总统批评最高法院的决定时告诉媒体:“每个人的生命都需要受到保护。反堕胎代表了我们承认未出生的人的人性。”

拜登总统说,这项裁决使妇女的健康和生命处于危险之中。“这是最高法院对极端意识形态和悲剧性错误的认识。”

他说,他将努力确保州和地方官员不能阻止妇女前往堕胎程序合法的州,并且还将保护妇女获得避孕药和药物以终止最多10周的妊娠的权力。

周五的裁决完全推翻了最高法院自己的法律先例,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举动,未来还可能引发足以分裂国家的政治斗争。

西海岸州加利福尼亚州、华盛顿州和俄勒冈州的州长发誓要保护来自其他州的堕胎女性。

在堕胎意见分歧很大的州,如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堕胎程序的合法性还需要在逐次选举种确定。该裁决可能会引发新一轮的法律斗争,包括个人是否可以出州进行堕胎,或通过邮寄服务订购堕胎药。

与此同时,长期批评罗诉韦德案的前副总统迈克·彭斯敦促反堕胎运动者不要停止,直到在每个州“生命的神圣性”都能够受到法律保护。

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具有里程碑意义,它见证了最高法院以7票对2票的结果,裁定妇女终止妊娠的权利受到美国宪法的保护。

该裁决赋予美国妇女在怀孕的前三个月(三个月)内堕胎的绝对权利,但允许在妊娠中期进行限制并在妊娠晚期禁止堕胎。

在本届会议上,最高法院一直在审理多布斯诉杰克逊妇女健康组织案,该案对密西西比州妊娠 15 周后的堕胎禁令提出质疑。

有五位官坚决支持此项裁决,他们是塞缪尔·阿利托、克拉伦斯·托马斯、尼尔·戈萨奇、布雷特·卡瓦诺和艾米·康尼·巴雷特。

首席官约翰·罗伯茨称虽然他支持密西西比州的禁令,但他不会再为此付出行动。

不同意多数意见的三位法官——斯蒂芬·布雷耶、索尼娅·索托马约尔和埃琳娜·卡根——写道,他们“心怀悲伤,不仅是为这个法院,更重要的是,为了今天失去基本宪法保护的数百万美国妇女”。

阅读原文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