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这天有个“所有美国人应该不安”的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

周四(6月23日),美国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表示,美国人一般有权在户外携带手枪进行自卫,这推翻了纽约州的一项要求持枪者必须证明自己有特殊需要的法律,并使其他州的类似法律面临风险。但与此同时,参议院向批准一项旨在使不落入危险人士之手的两党立法也迈进了一步。

纽约州的法律,是在一个多世纪前颁布的,要求那些为了自卫而在户外隐蔽携带武器的人必须出示“正当理由”。根据该案提交的案情摘要,加州、夏威夷、马里兰州、马萨诸塞州、新泽西州和罗德岛州也有类似的法律。

最高法院以6比3的结果,裁定纽约州的制度违宪,最高法院的三名自由派成员持不同意见。

拜登总统在一份声明中说,他对最高法院的裁决“深感失望”,这一裁决“违背常识和宪法,应该让我们所有人深感不安”。

拜登说:“在发生了布法罗和乌瓦尔德的事件之后,以及每天都发生的没有成为全美头条新闻的暴力事件之后,作为一个社会,我们必须做得更多,而不是更少,来保护我们的美国同胞。”

曼哈顿地区检察官阿尔文·布拉格(Alvin L. Bragg)周四在一份声明中说,法院的裁决“严重破坏了纽约市乃至全美的公共安全”,并将使“在我们的社区限制数量变得更加困难”。他说,他的办公室一直在为这一决定做准备,并正在制定安全立法,将“采取尽可能强有力的措施,减轻目前造成的损害”。

“最高法院可能会让我们的工作更加艰难,但我们只会加倍努力,制定新的解决方案,结束暴力的流行,确保持久的公共安全。”

但另一方面,联邦在限制方面也取得了一些进步。参议院本周在20名参议员(两党各10名)签署框架协议后提出了一项法案,其中包括适度的新的限制,以及大约150亿美元的新的联邦资金,用于心理健康项目和学校安全升级。

如果获得通过,《两党更安全社区法案》将成为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最重要的限制新法案。但它远远没有达到拜登总统和其他人呼吁的更广泛的管控措施,比如新的攻击性武器禁令或对大容量弹匣的限制。

这些行动发生时,美国正处于一场大规模的购买热潮中,自2000年以来,美国每年制造的数量几乎增加了两倍,在过去三年中急剧上升。同时,据非营利性研究组织Gun Violence Archive统计,截至6 月中旬,美国至少有278 起大规模枪击事件。在这些枪击事件中,有 14 起涉及四人或更多人死亡。

在美国,有25个州允许人们在公共场合携带时,不需要事先获得许可,而其他几个州要求人们需要先获得许可证照,但不要求申请人证明他们有携带武器自卫的必要。而纽约和另外六个州属于最严格的范畴,不仅要求人们要有执照,而且要求那些在家庭以外的地方携带手枪进行自卫的人必须证明自己有这么做的特殊需要。

两名在纽约申请执照的男子被拒后起诉称,“这个州让普通守法公民几乎不可能获得执照。”

这两名挑战法律的人分别是罗伯特·纳什(Robert Nash)和布兰登·科赫(Brandon Koch),他们都住在纽约州北部,获得了携带进行打靶练习和在远离人口稠密地区从事狩猎活动的许可,但当局拒绝了他们申请“无限制”自卫执照的请求,因为官员们表示,他们没法证明自己拥有“与普通社区不同的特殊的自卫需求”,官司最终打到了美国最高法院。

最高法院在2008年和2010年的两项裁决中确立了个人拥有的宪法权利,裁定第二修正案并非与服兵役有关,它赋予了个人在家中保留以自卫的权利。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在2008年的多数意见中还明确指出,第二修正案并非无限制,并确定了几项合法限制,包括在学校和政府大楼等“敏感场所”的禁令。

在此之后,最高法院就几乎未再触及有关第二修正案,法官们拒绝了权利倡导者多次要求审查这些决定的请求。长期以来,最高法院最保守的成员一直谴责最高法院不愿探索第二修正案的意义和范围。

2017年,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写道,他发现了“一种令人沮丧的趋势:第二修正案被视为一种不受欢迎的权利”。

托马斯官写道:“对于我们这些在大理石大厅里工作的人来说,有一支警惕而敬业的警察部队时刻守护着,《第二修正案》的保障可能显得过时和多余。但制宪者做出了一个明确的选择:他们保留所有美国人携带武器自卫的权利。”

与此同时,下级法院普遍维持管制法律。但他们在纽约州的案件提出的问题上存在分歧:各州是否可以阻止守法公民在家门外携带自卫,除非他们能让当局相信他们有充分的理由这么做。

夏威夷跟纽约州有类似的法律,但去年,位于旧金山的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以7票赞成、4票反对的结果支持夏威夷的法律。

“我们回顾了英国和美国700多年的法律历史,发现了一个强烈的主题:政府有权管制公共场所的武器,”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任命的法官杰伊·拜比(Jay S. Bybee)在多数意见中写道。

另一方面,芝加哥的联邦上诉法院推翻了伊利诺伊州一项禁止在公共场合携带的法律。华盛顿的一家联邦上诉法院推翻了哥伦比亚特区的一项限制性法律,称该法律相当于“全面禁止大部分特区居民携带的权利”。

近年来,随着法院成员转向右翼,法院不愿审理第二修正案案件的态度有所改变。川普总统任命的三名官——尼尔·戈萨奇、布雷特·卡瓦诺和艾米·科尼·巴雷特——都表示支持权利。在巴雷特加入法院六个月后,最高法院同意审理纽约州的案件。

周四的投票结果是6比3,官托马斯支持多数票,法院的三名自由派持不同意见。

托马斯写道:“《第二修正案》和《第十四修正案》保护个人在外出自卫时携带手枪的权利。”他说,纽约对携带武器有特殊需要的要求侵犯了这一权利。

“宪法规定的在公共场合携带武器自卫的权利并不是二等权利,据我们所知,没有任何其他宪法权利是个人只有在向政府官员表明某些特殊需要后才能行使的,”托马斯写道。

官斯蒂芬·布雷耶(Stephen G. Breyer)对此表示异议,他指出,今年1月以来发生了近300起大规模枪击事件,数据显示,暴力已经超过车祸,成为儿童和青少年死亡的首要原因。他说,多数派的决定将使州议员更难采取措施限制暴力的危险。

布雷耶写道,第二修正案允许各州“考虑暴力造成的严重问题”,索尼娅·索托马约尔(Sonia Sotomayor)和埃琳娜·卡根(Elena Kagan)官也加入其中。他补充说:“许多州试图解决暴力的一些危险……通过法律以各种方式限制谁可以购买、携带或使用不同种类的。法院今天给各州这样做的努力造成沉重负担。”

尽管推翻了纽约法律,但在多数意见中,几位官也强调了周四裁决的局限性。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写道:“我们的裁决与谁可以合法拥有或购买必须满足的要求无关。它也没有决定人们可能拥有的武器种类,”阿利托写道。

不过,多数意见改变了下级法院今后在分析其他限制时使用的框架,其中可能包括目前提交国会的提案,如果它们最终成为法律的话。

到目前为止,纽约警察局今年已经缴获了3000多支,涉枪逮捕人数达到28年来的最高水平。推翻这项法律将使在该州合法携带手枪变得容易得多。官员们表示,这可能会给一些城市带来暴力后果,这些城市已经在努力遏制两年前开始的犯罪激增。

“越来越多的人现在想出去买枪,”非营利组织公民犯罪委员会总统的理查德·伯恩对《》说。“有人告诉我,他们决定买把枪,而我做梦也没想到他们会买枪。他们不会非法使用它,但他们觉得有必要以一种我从未见过的方式武装自己。”

他说,如果有更多的纽约人携带武器,原本微不足道的冲突可能会演变成致命冲突。

当地官员也在做准备。纽约市市长埃里克·亚当斯(Eric Adam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一决定将让纽约人“进一步面临暴力的风险”。

他说,他的办公室将努力审查一种界定可能禁止携带的敏感地点的新方法,以及申请程序。

“我们将共同努力,减轻这一决定实施后带来的风险,因为我们不能允许纽约成为狂野的西部。”

曼哈顿地区检察官阿尔文·布拉格说,周四的决定“严重破坏了公共安全”。他预计会有大量律师提交动议,驳回对持有的起诉甚至定罪。

根据联邦政府对贸易的统计,美国正处于一场大规模的购买热潮中,自2000年以来,美国每年制造的数量增加了近两倍,在过去三年中急剧上升。

这份由美国烟酒火器和爆炸物管理局在5月份发布的报告生动地描绘了一个国家武装到牙齿的统计画像。美国最高法院、国会和共和党控制的州立法机构放松了限制,卖家从中获利。

这些数据显示,持有者的消费需求发生了巨大变化,这种变化具有深远的商业、文化和政治影响:从2009年开始,用于个人防护的格洛克(glock)式半自动手枪的销量开始超过通常用于狩猎的步枪。

在这份306页的文件中,还包含了另一项令执法官员尤为不安的数据。警方在2021年发现了19344支私人制造的,这些难以追踪的自制武器被称为“幽灵枪”,比2016年增加了10倍。执法官员表示,这导致了与相关的谋杀案件激增,尤其是在加州,在犯罪现场发现的武器中,“幽灵枪”占了一半之多。

报告显示,这个行业正在增长,国内每年的产量从2000年的390万支增加到2020年的1130万支。由于美国国内生产的只有相对较小的比例出口到海外,所以这些数字准确地反映了购买习惯。

包括少数党领袖、肯塔基州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在内的15名共和党人与人一起,参加了一场关键的测试投票,为参议院最早于周四通过该法案铺平了道路。65票对34票,超过了打破共和党阻挠议事的60票门槛,打破了三十年来在相关立法上的一系列失败。一名共和党参议员缺席。

纽约州参议员、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表示,他打算在今天结束前将该法案提交众议院进行表决,以决定最终是否通过,不过时间可能会改变。

加州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表示,一旦参议院采取行动,众议院将迅速行动批准该法案。白宫官员说,拜登总统将签署这项法案,称其为“几十年来国会为减少暴力所采取的最重要的措施之一”。

舒默说,“这不是解决暴力对我们国家所有影响的万灵药,但它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姗姗来迟的一步。这意义重大——它将拯救生命。”

这一妥协是一小部分人和共和党人进行密集谈判后达成的,它忽略了人和活动人士长期呼吁的许多全面控枪措施。但毕竟它代表了一些进步,这项《两党更安全社区法案》将加强对21岁以下潜在购枪者的背景调查,将时间从3天延长到10天,并首次允许执法部门检查青少年和心理健康记录。

它还将拨出7.5亿美元的联邦拨款,帮助各州实施所谓的红旗法,如果法院宣布一个人对自己或他人构成危险,当局可以暂时没收,以及其他干预项目,包括精神健康法庭。

此外,它还首次将禁止购枪的家庭暴力者范围扩大,将约会对象也纳入其中,从而填补了人们所知的“男友漏洞”。

此外,该措施还将加大对“秸秆购买”(向被禁止拥有的人购买并赠送)和贩卖的刑事处罚力度。

为了让共和党人支持他们,人没有提及他们的管控提案,包括众议院通过的一项禁止向21岁以下人士销售半自动步枪的措施,禁止销售大容量弹匣,以及一项联邦红旗法。他们还同意,针对年轻买家的强化背景调查将在10年后到期,就像2004年的攻击性武器禁令一样,这让未来的国会在是否延长该禁令的问题上再次讨价还价。

即便如此,美国步枪协会(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还是强烈反对该法案,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法案“对真正解决暴力犯罪几乎没有帮助,反而给守法的持有者行使第二修正案自由带来不必要的负担”。

该法案拨出数百万美元用于解决学校和社区的心理健康问题,其中大部分是拨款,包括拨出1.5亿美元用于全美自杀热线。它还提供资金来提高学校安全。

共和党的支持者面临着权利组织和大多数同事的强烈反对,他们一直在谨慎地强调,他们成功地缩小了法案的范围,包括分发了一份来自全美治安官协会的支持信。

该组织在一封信中写道:“警长们近距离地看到,罪犯和精神疾病患者每天都在进行暴力屠杀。我们感谢作者们共同提出了一项实际上可以拯救生命的法案。”

原标题:《深度 这天,有个“所有美国人应该不安”的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

阅读原文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6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