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沙玛眼中的世界十大奇景

由于年代过于久远,旧石器时代的岩洞壁画显得极为脆弱,为了防止受到人为破坏,许多壮观瑰丽的岩洞壁画,如西班牙的阿尔塔米拉岩洞壁画和法国拉斯科岩洞壁画等,都是禁止入内参观的。但仍有一些对外开放(须提前预订),西班牙北部阿斯图里亚斯省的提托·布斯蒂洛岩洞就是其中之一。

沿一条干涸的河床步行25分钟,穿过参差不齐的钟乳石和石笋,你就会看到用紫罗兰色、黑色和黄色绘出的马匹和驯鹿的壁画,生动,形象,仿佛打开了一条我们与远古人类进行思想交流的通道。

法国巴黎国家考古博物馆的皮耶特厅被称为冰河时期艺术的圣地。该厅以19世纪著名古生物学家爱德华·皮耶特命名,他是少数坚信阿尔塔米拉岩洞中的野牛壁画是实有其物的人之一。皮耶特收集了大量令人叹为观止的骨雕和木雕、燧石打火器和工具,并最终全部捐赠给了国家考古博物馆。

让人心潮澎湃的是位于展厅中央位置的一件堪称杰作的象牙雕像:《戴风帽的女士》。该雕像1894年发现于法国西南部布拉桑普伊村附近的岩洞中,雕刻時间约为公元前23000年。雕像由猛犸象牙制成,高仅3厘米。眉头、鼻子和风帽的条纹在那个时期能雕成这样,不能不说是个奇迹。有人认为雕像不是真的,但那纯属臆测。

在中国,文明的演化和兴衰从来没有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人们总是能在一件件文物中追溯到先辈们的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在一次次的墓地考古挖掘中,出土了大量青铜面具,有些巨大无比,有些则是镀了金的正常大小。在古中国,当四川地区的铸造技术与长江下游地区不相上下时,三星堆工匠制作的青铜面具(更不用说一棵栖满鸟儿的青铜树)独领风骚,在中国再也找不到任何与之相媲美的。

四川省广汉市的三星堆博物馆位于三星堆遗址东北角,距离成都40公里,驱车一个小时即可到达。

这是一趟测试你方位感的旅程:从墨西哥城乘坐航班,先飞往位于尤卡坦半岛西岸的港口城市坎佩切,接着驱车向南行驶四小时,到达卡拉克穆尔遗址。这确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蜘蛛猴比游客还多。然而,这里却是玛雅文明分布的一部分,你可以见到玛雅人建造的宏伟建筑。

冲破森林树冠层的平顶金字塔高高耸立,人们可以沿着陡峭的台阶拾级而上。从举行仪式和社交活动的剧院的露天广场俯视,陵墓和建在梯地上的寺庙尽收眼底。

据传,耶稣十二门徒之一的圣彼得被罗马皇帝尼禄迫害,死前他要求倒钉十字架。后来,君士坦丁大帝在圣彼得墓地上修建了圣彼得大教堂。1502年,尤利乌斯二世决定重建圣彼得大教堂,意大利杰出建筑师多纳托·布拉曼特被任命为首任设计总监。他决定另建一座礼拜堂,把一个看上去像罗马神殿的建筑从蓝图变成现实。

坦比哀多礼拜堂由16根陶立克式立柱组成圆形回廊,支撑穹顶。建筑主体呈鼓状,直径虽然只有15米,却能产生悦耳的和声。

这座陵墓由莫卧儿王朝第四代皇帝贾汉吉尔的皇后努尔·贾汉为纪念其父亲米尔萨·季亚思·贝格而建。贝格原是波斯人,后流亡到印度,女儿与孙女先后成为莫卧儿王朝的皇后,他自己也是王朝的重臣,曾获得“帝国支柱”的封号。

小泰姬陵具有浓厚的波斯建筑风格,外表饰以碧玉、黄玉、缟玛瑙和红玛瑙,精美绝伦,内饰更是让人眼前一亮,惊艳不已。墙上由半宝石镶嵌而成的天堂花园鸟语花香,穹顶上的浮雕漆面光芒四射。

维尔茨堡宫南侧的主教宫由德国建筑大师巴尔塔扎·诺伊曼设计,宫内宽大的三段式楼梯别具一格,是会客室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楼梯大厅上方的600平方米穹顶壁画则是世界上最大的天花板湿壁画。

壁画是在宫殿竣工八年后,由意大利著名画家、威尼斯画派最后的代表人物乔凡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创作的。壁画反映的是众神在天庭的场景,画面栩栩如生,令人回味无穷。

金德胡克校舍展区集中陈列了非洲艺术家艾尔·安纳祖的作品。安纳祖是当今世界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加纳人,在尼日利亚生活和工作。进入展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墙壁上的巨大织物,犹如非洲人为参加节日而穿的超大号盛装。实际上,它是由数千个被压平的瓶盖用铜线编织在一起制成的,生动显示出非洲古老传统与现代都市文明的碰撞。

木心在遭遇不公的时候,没有屈服、消沉,而是拿起笔,写起了日记、诗歌和散文,后来又画起了深深植根于北宋细腻绘画传统的风景画。这些都在木心美术馆一一陈列。木心现在被公认为中国艺术的大家,他的价值正获得越来越多人的认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